鸾翊

🌟

死亡是一种新性感

死亡是一种新性感。

但血浸透了太阳神的红衣,染进了那法国酒桶的绿褂,不过是上帝心中微小的一次悸动,他爱这些年轻人,他也想拥有这些年轻人,于是想都没想就夺走了他们。

谬尚咖啡馆木质地板上的血污再也没洗清过。
街垒被拆除后,巴黎又成了原来的巴黎,自由之花被种下又被连根拔起,顺风飞舞的种子飘到好远,顺着战火再回故乡。

血污弹孔布满墙壁,不过几年后又是熙熙攘攘的学生。他们指着二层开裂的木板和缝隙里的血迹,酒杯相碰,遥敬信仰与太阳。

评论(2)

热度(44)